首页 网络 武侠仙侠 修仙!我的增益状态没有时限

正文卷 第五百二十五章 长生不老药?

  这时那钻进黑雾的龙蟒,也重新探出头来,优雅的飞到了众人身边,身上金光一闪,已经变回了人形。

  “极地靠山王”精神挺拔,双目炯炯,哪有半分死人的样子。

  “城主!”

  十三位地仙朝着“极地靠山王”拱手行礼,目光中神色莫名。

  他们在加入酆都城后才明白,这地方的水,远比他们想象中的要深得多。

  这位城主不知为何,看上去只有化神的修为,但真实实力却达到了上等司神首领的级别。

  即使不动用任何灵气,光用肉体力量,就可以轻易压制他们任何一人。

  还有两位正在闭关的神秘殿主,光看那北玄西白两座大殿上方浮现出来的异像。

  就知道那两位的实力,也要凌驾于他们之上!

  这个名不见经传的鬼城,居然还藏着三位如此强者。

  而那具,被司神殿和血王宫全力追寻的极地靠山王尸体,居然也在这位城主手中。

  甚至这位城主,还能以高明的操傀之术,完美发挥那具尸体的力量,看上去简直就像是复活了一般。

  刚才操控着极地靠山王尸体和他们演戏的,正是酆都城城主。

  操控这具尸体,对于现在的江黎来说,方法其实很多。

  不过为了看上去更加真实,且防止血王爷再次偷偷远程控制。

  江黎,还是用了最保险的观音心经并列意识。

  但很可惜的是,在极地靠山王体内设下重重陷阱之后,却是没有等来血王爷降临。

  那家伙还真是谨慎,或许是之前人皇战戟的一噼,惊到了对方,让血王不敢轻易和他对线。

  否则,以江黎现在的元神,说不定就能毕其功于一役,直接把血王爷给按死在精神世界。

  “城主,我们演的这场戏,只怕未必能起到想要的效果。”

  “墨痕书院的院长赵明德,老夫非常熟悉。

  那个家伙,一定不会把消息传出去。”

  “实在是利益太过重大,以那个家伙的性格,甚至连司神殿,他都不会透露。”

  原墨痕书院大学士孟顾,在加入了酆都城后,心态迅速发生转变。

  这会儿说起自己以前书院的院长来,根本没有一点负担。

  “这也是人之常情。”

  “事关龙脉国宝,很少有人能在这种重利之下,分清轻重。”

  江黎看了一眼,这位看起来好像德高望重的大学士。

  当时,他在察觉到秦书曼的身份后,不也是选择了第一时间动手嘛。

  一个仅仅是宁王的血脉后代,另一个却是真正末代九王之一,关系着阿房宫内的大秘密。

  这年头,谁还不想让自己更进一步呢?

  “不过有时候,越是藏着掖着。就越是会让人怀疑。”

  “当然,接下来还需要诸位继续出些力气了。”

  “我看你们也不想在我眼皮底下多呆。那么,这里面就是诸位梦寐以求的自由了。”

  江黎的目的,是通过当今修仙界对阿房宫内宝物的贪婪,吸引来大量的修士,帮助他来做到一件需要很大力量的事情。

  自然不能真让墨痕书院封锁消息。

  消息这种东西,需要多方面流传印证,才能更像是真的。

  挥手召唤出鬼门关,让他们回到酆都后,便可跳转回九州大陆。

  有许多江黎设下的鬼门关开门点都没有曝光,完全可以做到,神不知鬼不觉。

  十三位地仙一边说着岂敢,岂敢,一边头也不回的依次进入其中。

  这可是难得的放风机会。

  在被血王宫俘虏之后,他们之前的势力有的遭受重创,有的直接覆灭。

  某些以前藏起来的宝物需要回收,某些残存的弟子需要收拢。

  江黎也还指望,把他们原来的地盘纳入麾下。

  这样身后的人族念丝,又将有一大片,能够由虚转实!

  需要处理的事情可还多的很。

  整整十三位地仙,可不能让他们白白放着生锈。

  十三位地仙刚刚离开,江黎的本体便急匆匆的越过鬼门关来到了这边。

  他手中提着一条鼓囊囊的纳魂布袋,布袋表面一张张扭曲的人脸浮现出来,可见里面装着的,都不是什么良善之辈。

  嗤嗤嗤~

  品质不错的纳魂布袋,表面突然冒出了缕缕红雾,在袋子底部,已经被灼烧出了一个拇指大小的孔洞,还正在越来越大。

  就好像手上捧着一个烫手山芋一般。

  江黎忙不迭的,把布袋丢了出去。

  那袋子才飞到半空,就已经彻底解体。

  整整一万只红色的恶鬼从中窜了出来。

  那些鬼物凶神恶煞罪孽深重,浑身缠着浓郁的红色雾气,没有丝毫理智可言,一脱离纳魂布袋,就开始到处乱飞。

  所过之处红色雾气扩散,即使是冥土,也出现了万物凋敝的现象。

  可见那些红色雾气,到底多么恐怖。

  江黎则是丝毫没有留情,手中点出一道道流光,将正要扩散的大片鬼物凌空点爆。

  这些鬼物死后,只在原地留下了一片红色的怨气雾团。

  “最好品质的纳魂布袋,也只能支撑十五息时间,这些怨气果真如此恐怖。”

  还好他没用葬阴棺装这些东西,否则地阶法宝也扛不住这么造。

  就在刚才,江黎用这些恶人灵魂的当做载体,吸附了一些漂浮在枉死城上方的怨气云团。

  重新捕获之后,迅速通过两道鬼门关跨越空间。

  将一万恶鬼转运到这里杀死,为的就是把那些神憎鬼恶的怨气,运送一部分到这边来。

  “一万个凡人灵魂承载的怨气还有些不够。”

  江黎观测了一下那团怨气的大小,觉得还不足以拦住真正的高手。

  又反复数次之后,才在囚龙锁连接冥土碎片的地方,汇聚起了一片足够宽广的怨气范围。

  心念微动,在他手中又多出了一张,由能量汇聚的断裂琵琶。

  这是西方白帝殿殿主琵琶女,给他提供的全新力量。

  但由于对方还没有恢复实力,那两块玉石琵琶还没能恢复,给江黎提供的状态还相对有限。

  现在,也只能勉强用用而已。

  江黎一手按在琵琶上,一手朝前一招。

  当即有丝丝缕缕的怨气飘来,凝聚成一根细细的枇杷弦,落在了断裂琵琶上。

  随着江黎手指拨动红色琵琶弦,那团红色的雾气慢慢涌动起来,跟随着江黎的意志,蔓延攀爬到囚龙锁上。

  这便是玉石琵琶精的特殊能力。

  九色弦音!

  轩辕坟三妖,皆是天赋异禀的洪荒异种。

  一为九尾妖狐,二为九头雉鸡,而玉石琵琶的原名,应为九弦琵琶!

  玉石本无弦,但她可以天地之力作弦,只要波动相应的琵琶弦,便可操控该种力量。

  以水作弦,弹则覆海翻江!

  以土作弦,奏则山崩土裂!

  江黎这时虽然只能凝聚出一根琴弦,还因为琵琶断裂,威能大打折扣。

  但也依然可以稍微控制一下,那本来毫无用处的枉死怨气。

  一番独弦之奏后,可怕的红色怨气,终于封死了囚龙锁和这块冥土碎片的链接处。

  除非拥有和当时冥山姥姥那般的魄力,否则没人能轻易踏足这块土地。

  想要钓上大鱼,就不能让小鱼轻易吃掉鱼饵。

  另外,鱼线鱼钩也得足够结实才行。

  收起能量琵琶,江黎一跺脚,抓着囚龙锁的末端遁入地下。

  融合了九幽母株的断根之后,他已经能够在背阴山中肆意遁行。

  抓着囚龙锁,直至将其埋进了地脉核心之中,这才罢休。

  如此一来,除非囚龙锁断裂,又或者这块冥土四分五裂,否则都别想用蛮力,把这条锁链拉扯出来。

  准备已经完成,接下来只需静待风云起。

  。

  。

  酆都城外,院长赵明德从虚空中拉着铁链回到冥土之上。

  随手把伍子和六潼丢在地上,他的手中正紧紧捏着,一枚脸盆大小的银色鳞片。

  “果然是真的!”

  刚才从画卷上,看到十三地仙追杀龙蟒之后,这位院长便再也无法保持平静。

  当场亲自跳入虚空,试图赶到冥土,直接抓到那条龙蟒。

  以他的实力,再加上有孟顾大学士作为帮手,另外十二位魔修不足为惧!

  届时极地靠山王的尸体,定然是他囊中之物。

  墨痕书院有一秘宝画中界,只要将尸体收入其中,就有九成把握,能躲开血王的感应。

  由此王尸在手,待到阿房出世!说不定他赵明德便能成为最后赢家,一朝乘风而起!

  但等他赶到时,龙蟒和十三地仙的战斗早已经结束,远远望去只能看见一片狼藉。

  他想要踏入其中亲自搜索,却又发现,有大量浓厚的怨气,阻拦了他的脚步。

  几番尝试,也没办法从那种距离横渡虚空,只能暂时作罢回到冥土幻境。

  “院长,我们是不是告知司神殿,请求支援?”

  边上一个大学士上前询问,手上已经拿出了一块玉牌。

  但赵明德院长扭头,看着他看了好一会儿后,突然再次挥动手中毛笔,当空写下了二十张“禁言”字帖。

  “一人一张,吃了吧。”

  墨痕书院的墨字神通,有字出法随之效。

  由院长亲自出手写下的字帖,普天之下恐怕也没有几人能够解除。

  周围众人,面面相觑。

  他们很快领会了自家院长的意思。这是打算瞒着司神殿,自己单干。

  虽然心中还有些疑虑,担心那高高在上的三大神柱,但这时,显然不可能违背院长的意思。

  果然不出江黎所料,在那这种程度的利益前,表面看上去多么高尚的人,也会被勾出私心。

  好在,酆都城方面早有准备。

  。

  。

  九州大陆,东域修仙界某座修仙者城市上空,突然毫无征兆的出现了一个身影。

  城中修士发现不对,立马调转裂空弩对准来者,想要维护自家的禁空规矩。

  但随即,一股威压笼罩下来,便让整座城市为之坍塌,大量弱小的修士直接被压倒在地七孔流血。

  好在那气势一放即收,只在空气中留下了一个“滚”字。

  “地仙!是地仙!快跑!”

  这座城市的城主,也不过就是一位化神而已。

  平日里,还能勉强威严一下。

  但现在,可是一位堂堂地仙站在他们头顶,而且一看就知道是来者不善。

  别说上去理论了,他根本连个屁都不敢放。

  什么百年基业,哪有自已的小命重要。

  “那是!六阴宗宗主!”

  认出对方是谁后,所有还有行动能力的修士,立马扭头化作遁光逃走。

  在极短时间里,这座修仙者城市里的人,就跑了个七七八八。

  而后这位地仙,当中所有人,掏出了一片龙鳞。

  “切,还不能误杀无辜,城主可真麻烦。”

  暗自滴咕一句,这位原六阴宗宗主,就以特殊手法,激发起了手中龙鳞。

  片刻后大地开裂,整座城市从中间裂开。

  还没有他逃出太远的修士回头一看,发现在裂缝底下,一个有着修仙王朝标志的遗迹,正在破土而出!

  “那是。

  秦代王朝的标志!”

  人群中,一些势力商人,第一时间把信息传递了出去。

  在场这么多人,人多眼杂,不出一个时辰,情报就会传的人尽皆知。

  “六阴老鬼!交出龙蟒之鳞!”

  就在这时,自天际有一道流光眨眼间掠至近前,噼手变向着六阴宗主手中的鳞片抢去。

  两位地仙的大战一触即发。

  他们直接放弃了下方的袭击,一边碰撞,一边向着远处飞速。

  在场众人被那碰撞余波冲的七晕八素,但财帛宝物动人心,他们还是立马冲进了遗迹,抢夺里面的大量宝物。

  这似乎是个军械库!秦代王朝的军械库!

  一排排甲胃兵器整齐摆放,肃杀之意无处不在。

  这里的每一件物品都是法宝。

  虽然因为时间的磨砺而有些破损,但只要稍加修缮,就能继续使用。

  格局小的修士立马哄抢起来。

  而某些聪明人,则是知道,好东西一定还要里头!

  没过多久,其中一位化神,就在遗迹的深处看到了一张古老的皮卷,上书《阿房丹经-长生不老药》!

  居然是长生不老药!

  化神修士经常伸手,但奈何,还有另外两只手,同时抓住了那张皮卷!

  接下来即将发生的,显然是,喜闻乐见的遗迹夺宝。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